Pucky

辣鸡画手,吃土建模狗。

盾冬双性转 ooc慎入

(翻到刚入坑时没事干码的欢脱向性转短文,原电影冬兵视角23333   越写越觉得很尬  自己都继续不下去了   今天看到了还是发上来就当存个档吧  OOC预警   爱看不看 反正瞎瘠薄写的 )

20xx 春

“我是谁?我在哪?”

     这是从混沌中醒来的冬日战士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。九头蛇医护人员表示已经习惯了,重复着冰冷的口吻:“你好,士兵。你是隶属于九头蛇的特工分队---冬日战士,你又有新的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 冬兵眨眨无辜的眼睛,“所以,my name is winter?”医护人员迟疑了一下。

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“简单粗暴。”冬兵有点不相信,她活动了一下金属臂,有点小惊讶。噫!我的左臂怎么了!我的原生货勒!好气噢不过还是要保持高冷的形象。冬兵冷着一张脸动了动嘴唇,“请吩咐。”

 

每次完成任务的冬兵会被重新洗脑并且冰冻,每次因为任务被唤醒也是重复的询问着我是谁,也从不记得自己以前做过些什么。慢慢的冬兵又接受了这个设定,她是九头蛇冬日战士中最出色的一个,皮尔斯很喜欢她。

这次的任务很艰巨,暗杀神盾局局长。

噢不,可以说是明杀了,那么多辆警车都没堵住弗瑞,冬兵亲自出马连车都掀了居然也让他逃了。朗姆洛开了下玩笑:“冬日战士,干得漂亮。”

冬兵抿了抿红唇,“他逃不掉的。”

 

哎,这颗卤蛋怎么都没动静,我脚都要麻了。冬兵一边心里吐槽一边监听着,有收音机的音乐,很老的曲子她好像听过。这颗卤蛋好像还在跟一个女人说话,被老婆赶出来?这个女人可能是他的情人,  渣男。该死。

是时候行动了,冬兵是个优秀的狙击手,她确定尼克的位置后直接隔着墙干净利落的连开数枪,子弹穿过厚厚的墙壁打中了尼克。隔壁的女人开始呼叫增员了,得赶紧撤退了。

 好像有个人追着过来了,那颗卤蛋的情妇。冬兵想着腿还是不停的在楼顶跑,追上来的女人在她脚下的楼里穿墙狂奔。“gad,这真是个疯子。”冬兵跑到了楼顶的尽头纵身跳了下来,史蒂芬看准时机直接用盾牌piu的甩了出去,只是没想到被冬兵直接回身接住了,冬兵回头狠狠地瞪着她。就在那一瞬间,史蒂芬看到这是个女人,有着一头锁骨长度的黑发,身材姣好,脸上还戴着个黑色面罩,看不清长相,面罩上是一双像熊猫似的眼睛,里面射出一道杀气。

卧槽!这个女人居然连眼线都不会画,都黑成啥样了。史蒂芬想。

卧槽!这个女人胸这么大,看衣服都撑成啥样了。冬兵想。

此地不宜久留,既然是晚上了,所以应该叫暗杀了,还是走为上计。一把把盾牌扔了回去就撒腿跳楼,消失在了黑夜中,只留下史蒂芬气愤的站在楼顶上。

 

又是一次完美的完成任务,皮尔斯非常满意,在对冬兵表示表扬以后又回了神盾局。朗姆洛看着冬兵挑了挑眉毛,心里赞叹道真不愧是九头蛇第一女神,真是能力与美....貌字还没出来就看到冬兵黑黑的眼眶,“你的眼睛怎么回事?”

“闭嘴。”冬兵甩了他一个冷漠.jpg  妈蛋我会告诉你今早起来画眼线一不小心画多了揉了一下就这样了?

 

 

冬兵在训练室训练完后正坐着休息,她一边玩着小折刀一边想起了那个金发大胸妹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,嗯,我有c 的,只是被这束身战衣勒的看起来只有b而已。

“hey.”朗姆洛突然一手搭在她肩膀上,冬兵条件反射当下就抓着这手直接来了个后背摔,右手握紧小折刀顺时准备致命一击,朗姆洛反应速度也很快,落地瞬间翻滚了一下,用双手抓住她握着小折刀的右手。他松口气道:“士兵,放轻松。”

怎么又是他。冬兵苏醒后她感觉跟她话说的除了下达任务的最多的就是朗姆洛了,只是她并不太想搭理他。朗姆洛似乎也感受到冬兵并不太想跟他说话,这是第几次了?每次解冻之后的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。“sir让你找时间见他一面。”朗姆洛表示很无奈,他叹了一口气,“另外,早点休息。”说完朗姆洛离开了。

冬兵猜想他可能也有新的任务了,的确是这样。朗姆洛很郁闷,他在想为什么博物馆里的冬兵可以对美国队长笑得那么灿烂,真是很难想象那样的冬兵。他感觉到他体内涌动着什么,是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。很好,美国队长,这绝对不是私人恩怨。

 

要到哪里去见sir勒?自己的身份很敏感,看来只有去老板家里守株待兔了。冬兵鬼魅般的潜进了老板家,在老板家保姆在家的情况下在餐桌上坐了半小时都没被发现,她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神偷只要她想的话。

老板还没回来,真是无聊,冬兵站起身在厨房看了看,打开冰箱倒了杯牛奶又坐回去慢慢喝。又过了十分钟皮尔斯终于回来了,他家保姆收拾完离开了,他没有开厨房的灯,也打开冰箱倒牛奶。冬兵此时心里想他偷喝了老板的牛奶会不会被处分。

“要来点牛奶吗?”皮尔斯发现了冬兵。老板就是老板,这观察力。

不用我已经喝过了。冬兵想着于是保持了沉默。

“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,所以我想亲自交待你。时间有变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,两个六级目标,美国队长史蒂芬和黑寡妇。还记得佐拉博士吗?他救了你的命,你的手臂也是佐拉博士为你设计的,就在刚刚,他们害我失去了佐拉,他们杀了你的救命恩人,所以十小时之内,要解决他们。”冬兵沉默。

“他们是威胁世界和平的危险分子,我需要你。”皮尔斯见冬兵没有反应又加了一句,这时忘了拿手机的保姆直接走了进来,她看到了冬兵。皮尔斯毫不留情的拿起枪将保姆射杀。冬兵内心os :怎么看你都更像这个危险分子吧!然后接受了任务。“yes sir.”

 

早上起来冬兵又摸出她的眼线笔,这次可以的!她很努力的用机械手臂托着眼皮画着眼线,无奈机械手臂始终不像原装手臂那么灵活,一个不留神就画歪了。啊哦,我就添一笔,就一笔。

然而最终结果就是以失败告终,冬兵气急败坏揉了揉眼睛,唔,已经比上次好多了。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叹了口气,well...我还是戴个眼罩吧。

 

根据情报有个小伙子已经泄密了,冬兵和其他人直接准备拦截美队了。待锁定目标后她很熟练的表演了什么叫手撕轿车以及徒手刹车。看着美队黑寡妇以及猎鹰三人借用半边车门跳下车,她也跳下了车,旁边的小伙伴将榴弹发射器递给她。

冬兵瞄准了美国队长,再见了,大胸妹。

“嘣”的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,史蒂芬虽然用盾牌挡住了,却还是被冲击震了下桥,飞了老远老远。冬兵又把目标转移到黑寡妇,这个女人身手不错,较量较量。

忽略了自己的影子暴露了位置,虽然没有受伤,冬兵的眼镜还是被黑寡妇打烂了。winter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这下她画的眼线又暴露了,这大白天的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。

“女的交给我。”显然winter有点记仇,她抱着枪就追娜塔莎去了,显然娜塔莎也有点害怕了,她肚子上那个疤痕,害她再也穿不了比基尼的人,正在追杀她。娜塔莎很清楚冬兵的实力。

在使了一招调虎离山之后,两人拼杀无果,“不就是打烂了你眼镜,这么小气。”娜塔莎吐槽着,边跑边疏散行人的时候还是中了一枪,该死,冬兵可是狙击手。就在娜塔莎感觉绝望时,史蒂芬冲了上去用盾牌挡住了冬兵,两人又拼杀起来。眼见枪在有盾的美队面前没用,冬兵抽出了小折刀狠狠地刺上去。

“说好的九头蛇不会用小折刀攻击我的勒。”史蒂芬表示很懵逼。

这个女人很强,是个不错的对手。冬兵有个机会可以狠狠拽住美队金色的低马尾,但是她没有这么做,结果下一秒就被美队反手锁住了。好啊,这么狠。冬兵有点生气,一个翻身滚了出去,口罩被抓掉了。

就在她站起身回头的一瞬间,她看见史蒂芬看着她的眼神很复杂,有震惊,有喜悦,也有点难过?但是更多的是紧张和担忧。她有点不明白。

“芭唧?”

什么鬼,居然认错人。“谁他妈是芭唧?”

冬兵突然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,正在努力回想的时候sam一个飞踢把她踢得在地上打了足足两个滚,好小子!我记住你了!

这时候朗姆洛带人来了,他在无线电里让冬兵撤退,他接手,还想多问问史蒂芬的冬兵被娜塔莎一个炮弹吓得惊魂未定,她有点失态了,于是就听话撤退了。

朗姆洛看着史蒂芬更是处于完全下线的状态了,两眼只看着芭唧的方向,视线消失后便再也没有抬起。他很轻松便抓到了美国队长。

 

 

“bucky!thank you !”史蒂芬抱着书本红着脸给芭唧道谢,这是她的女神,也是她的邻居。经常在她被欺负时站出来。

“史蒂芬,你啊。”芭唧仗着个子高宠溺的摸了摸史蒂芬的头,“以后这些个小碧池来找你麻烦就跑的远远的,打不过就跑,知道吗?”

“不,我要是不跑,还有机会打过她们。”史蒂芬很固执。

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为了这个小个子芭唧简直操碎了心。

史蒂芬偷偷笑了笑,想起妈妈今天烤了李子派,兴奋的问道:“芭唧,今天去我家吃饭吗?有你喜欢吃的李子派。”

“噢,今天不了,我有一个约会。”芭唧笑着答道。史蒂芬追问道:“约会?和哪个男孩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芭唧舔了舔嘴唇,“唔,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,她的名字叫朵丽丝,不过我一般叫她小朵。”史蒂芬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在和女孩子约会吗?”

芭唧看到史蒂芬皱起的眉头,果然她还是无法接受吗?正直的史蒂芬永远都不会对我有什么歪念头吧。

“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”

 

史蒂芬看着芭唧的背影,如同女神般耀眼的芭唧,她卑微的只能以朋友的身份站在她身边。


评论

热度(16)